越南政治改革成越共底線上的民主實驗

越南政治改革成越共底線上的民主實驗

越南政治改革成越共底線上的民主實驗

www.thecaptial.com.hk

2011年3月28日,作為越南第十三屆國會代表候選人的越共中央新任總書記阮富仲,被選民100%票推選為國會選舉候選人。獲選當天,阮富仲出現在河內市二征夫人郡阮攸坊一個與選民的見面會上,選民代表聽取由組織者祖國陣線委員會介紹關於國會代表的選舉標準,以及阮富仲的簡歷。會上,阮“鄭重感謝”阮攸坊選民對他和傢庭所給予的支持,並做出諸種當選之後的承諾。同一天被全票推選為候選人的還有政府總理阮晉勇、書記處常務書記張晉創、公安部長黎鴻英等人。上述越共核心層將在一個多月後的國會精選中成為新一屆的越南國會代表應毫無懸念,但對於其他候選人來說(絕大多數是越共黨員),按慣例將超過40%的淘汰率絕對是個不小的考驗。越南第十三屆國會選舉即將於2011年5月22日舉行。同一天舉行的還有2011-2016年任期全國各級人民會議代表選舉。與越共十一大不同的是,這將是越南黨外民主的大考。主角是國會、祖國陣線、各群眾組織以及數千萬選民。越南國會選舉與越共十一大僅間隔4個月,部署國會選舉事項,成為新晉越共中央近期重要任務。根據往屆大選情況,不論越共如何部署,國會選舉以及之後新一屆國會的運作,都將無法絕對掌控。越南國會大選實行國會代表分區直選,相應的地方人民會議代表選舉也是差額競選,被認為是越南黨外民主的標尺。目前越南國會代表中黨員占91.1%,但在否定瞭越南官方提出的高鐵案、鋁礦案之後,越南國會在國際上名聲大振,被公認無需完全聽命於執政黨。除瞭國會,同樣必須接受越共領導的越南祖國陣線(類似於中國的政協)、媒體以及其他群眾組織也被認為在不同程度上扮演瞭越共的“麻煩制造者”的角色。值得關註的是,越共對黨之外的“麻煩制造者”們顯示瞭不同程度的容忍。此次十一大政治報告,也多處提到瞭對群眾團體等黨外力量監督功能的鼓勵和培育。越共在堅持底線毫不動搖之時,對可控的民主的尺度拿捏變化,亦在不斷探索之中。不聽話的代表楊忠國對國會代表中黨員比例高達91.1%有所質疑:350萬黨員僅占越南8500萬人口中的4%。“社會輿論反映大,有一句話說,‘國會代表是真正代表人民的嗎?’”在楊忠國的經驗裡,國會表決時,如果議案代表各方共同利益,通過幾率就高。如果是官方認為特別重要的事項有沖突爭議時,則有可能采取一些技術手段。如大約4年前,河內市要擴建行政空間,但很多國會代表反對。由於中央極力主張,國會於是延長瞭會期,以充分說服代表。最終國會代表中很多黨員投瞭贊成票,議案得以通過。2008年10月,越南政府推出瞭一套地方官員直選的試行方案,但遭到國會否決,這曾被認為是對越南民主化的一次打擊。楊忠國接受媒體采訪時稱,這樣的否決從前幾乎沒有發生過:“一些代表擔心,如果主席經過直選產生,那麼就沒辦法維護共產黨的控制。”不過,近年來越南國會的獨立性日益增強,因為一再否定政府重大項目而名聲大振,顯然越共無法隨意影響國會中所有的黨員。2010年5月,越南總理阮晉勇發起,越南常務副總理阮生雄主導,由建設部、交通部、投資部等多個實權部門牽頭,計劃斥資560億美元從日本引進新幹線技術,連接南北兩大都市胡志明市和河內。但這個被稱為越南“夢工程”的南北高鐵項目在國會長期辯論後,提案最終未能通過。滿臉失望的阮晉勇成為現場“唯一沒有鼓掌的人”。此前的2009年,越南另一重大項目,與中、美等國合作的西原地區鋁礦被大規模縮小後變成瞭試點,政府還必須保證能夠盈利和解決污染問題。越南國會原先被普遍認為隻是對越共和越南政府業已決定的事項進行最後承認的機構而已,但是1986年越南革新開放之後,開始有瞭明顯變化。白石昌也認為,“越南至少在原則上明確提出瞭越共與國傢之間進行職能分離的方針,國傢機構之間的關系也顯示瞭明確立法、行政以及司法之間職能分擔的方向。”2002年,越南國會開始實行質詢制,並全國現場直播。國會代表有權對國傢主席、國會主席、總理、部長和政府成員就其各自的職責范圍向他們提出質詢,被質詢者必須做出如實回答,直至得到滿意答復為止。裴民時常收看電視上的國會質詢,“看得很過癮”:一些官員被問得面紅耳赤。除瞭國會,胡志明市的人民會議,同樣有質詢環節,一些言辭激烈的議員對政府部門的負責人猛烈攻擊。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有議員公開指責政府方面的某一表態是撒謊、推卸責任。越南國會每年有春、秋兩次會議。會期前後長達約80天,足以細致討論或是質詢諸多問題。以高鐵案被否決前的國會討論為例,楊忠國介紹,持續瞭大約一周,包括大會討論和分組討論,都有激烈爭論。目前,越南國會約有1/3是專職國會代表,楊忠國則是其餘2/3兼職國會代表之一。楊忠國聲稱其有1/3的時間可以用在國會的工作上。不論兼職還是專職,每位國會代表的詳細聯系方式都是公開的,他們將時常接受民眾的委托、投訴和來訪。作為河內人,楊忠國在大選時被分配為同奈省代表,但根據法律國會代表要代表全國人民而非僅僅是選區民眾。因此,十年來找到楊忠國尋求幫忙的人來自全國各地。接到民眾投訴某個政府部門,楊忠國會拿著投訴的材料,監督該部門按照法律辦事。如果對方不予理睬,楊忠國有權繼續上告。“理論上權限很大,但實際上沒那麼容易,效果有限。這是個矛盾。”楊國忠稱:“黨根本上有決定權,還是有控制。理論上隻需要指揮92%的黨員投票就行瞭。但大趨勢是說服為主才對。”但他也承認,越南國會確實是個民主的機關,能夠一定程度上代表人民。認真而熱鬧的國會選舉盡管國會選舉尚未開始,身在河內的裴民就已開始琢磨投票問題。裴不想在河內投票,因為他傢在胡志明市,他不瞭解這裡的候選人,更願意投票給傢鄉熟悉的候選人。對裴民來說,國會(以及各級人民會議)代表選舉是其人生中最重大的政治生活。尤其是在候選人越來越多,選舉越來越正規之後。越南的上一次國會選舉是在2007年5月20日。當時裴民在傢鄉胡志明市,特意穿戴整齊前去投票。此前,他已在傢裡研究瞭一個多月候選人。同一天,胡志明市選民阮氏秋河一傢四口也全部穿著新衣服前去投票。阮氏秋河記不清投票的整個過程,但她記得當時像過節一樣開心。尤其是投票過程頗為嚴謹,她內心裡十分感謝越南共產黨。越南國會代表的產生程序是:先由越共中央、各地方、行業、組織、民族、宗教界等分別推出候選人,再加上部分獨立參選者,形成最初的候選人名單。經過祖國陣線組織下的三輪協商的大規模淘汰,形成最終的候選人名單。以上一界國會大選為例,最後產生876名候選人,再分配到全國182個選區參加競選,每個選區的選民可從4-5名候選人中選出2-3人擔任國會代表。18歲以上越南公民有投票權,21歲以上者均可參選(正在服刑、被拘留或刑事起訴、被行政管制者除外)。候選人需會見選民並提出自己的競選綱領,並經所在單位和選區半數以上選民支持才可參選。選舉前,由組織者將大量候選人的宣傳資料分發到每個傢庭,並在每個坊公開張貼。候選人的彩色照片、履歷、競選口號和承諾以及聯系方式一應俱全。目前越南仍不許候選人主動宣傳,故一些候選人選舉前努力地會見更多的選民,爭取支持。另一些人則設法在報紙上刊登隱晦地宣傳自己的文章。裴民發現,報紙上突然寫瞭個有關某個企業傢的故事,隻字不提選舉。一個多月後發現,這位企業傢自薦參加瞭國會選舉。不允許候選人主動宣傳令裴民頗為不滿,覺得沒有西方國傢的選舉熱鬧。裴民記得小時候南越政府的國會選舉,報紙上鋪天蓋地的宣傳,候選人還會直接給選民們發錢買選票。匿名越南黨報編輯介紹,目前越南媒體已開始5月份國會選舉的宣傳,允許個人宣傳的變革已提上日程,本次選舉前或是下一屆國會選舉前,有望開禁。參與過投票的越南選民稱,居民們或居民代表參加晚間的候選人介紹會議,或是與候選人見面時,小區自管組織有時會在介紹各位候選人時誘導或暗示選民,但這樣的暗示效果有限。一些選民會聽從,裴民則會認真研究宣傳材料,自主做出選擇。選舉日當天,選民會排隊到投票站投票,投票站墻上貼著巨大的候選人名單和簡介,每個選民都會由工作人員和志願者引導到一排沒有門的臨時小隔間裡,每個隔間內隻有桌子和一支筆。投票後,工作人員會發給一個蓋章的證件。越南規定合格選民都有投票義務,這是參與投票的證據。選舉結束後,裴民會保留一部分候選人的宣傳材料,因為上面有他們的聯系方式,他們有義務接待全國任何一位公民的來訪。通常,當選議員會在國會或地方人民會議中表現得言辭激烈,以向選民表現自己時刻不忘兌現承諾。黨控制大盤,選擇權交給選民越南國會自從1946年首次選舉出第一屆國會後,1960年第二屆隻在越南北方進行選舉。此後歷屆分別是第三屆(1964)、第四屆(1971)、第五屆(1975)、第六屆(1976年4月,自此越南實現南北統一)、第七屆(1981)。第七屆之後,每5年換屆一次。即將舉行的是第十三屆國會選舉。國會選舉前,由祖國陣線舉行的三輪推舉候選人到最終候選人協商過程,被認為是中央和地方、各組織間競爭、利益分配,以及保持各地區間平衡的過程。早稻田大學越南研究專傢白石昌也教授分析,無論是組織推薦,還是不受政府機關或組織推薦的獨立候選人,均需事先接受祖國陣線的審查,這樣一來,當選國會議員的一般僅限於共產黨員或者是擁護越共領導的候選人。候選人的推舉是由政治組織(如黨政軍團)和社會群眾組織產生(如行業組織及各種協會)。如已擔任兩屆國會代表的楊忠國是越南首屈一指的歷史學傢,任越南歷史學會會長,楊忠國作為歷史學會的代表,得以順利連任。共產黨員依然是國會代表中的主體。越南十二屆國會代表中黨員約占91.1%。這一比例甚至高於前一屆國會的89.4%。根據臺灣中山大學中山學術研究所所長、越南問題研究者顧長永的觀察,黨外人士的背景資料中大多也寫著“已申請入黨,但尚未給予審查通過”。十三屆國會大選前,越共似乎加強瞭參選國會代表的黨員的管理。2月底,越共中央組織委員會的新規定稱,不論是否擔任公職,黨員參選或自薦參選國會代表和地方各級人民會議代表,均需提前獲得基層黨組同意,若政治方面出問題並尚未得出結果的黨員將不能列入候選人名單。為確保對國會選舉的有效控制,越南官方會安排由祖國陣線在選舉前通過各種技術性手段,以提高黨政組織提出的候選人的“命中率”。如將競爭力強的黨員盡量平均分配在不同選區,以避免“自相殘殺”;如果非黨員的獨立候選人順利通過前幾輪淘汰者數目太多,則會加強資格審核;如盡量將官方意矚的候選人印在選票靠前位置。臺灣研究者林傢如分析,越南還有一種“確保”誰會當選的獨特方式:在選票上,排在前面的候選人都被列出詳盡的高等教育學歷,排在後面的人則學歷不完整。“而越南共產黨有特為官員設置的在職教育制度,使得任何官員都可以在任職期間獲得高等教育資歷。”裴民對此深有體會。他發現,排在選票靠前位置的,通常是之前官方重點暗示的。很多懶惰或是對選票“不負責任”的選民就會選他們。隻有像他這樣認真的選民,才會盡可能排除幹擾,選自己喜歡的人。從十二屆國會官方統計數據中可看出,官方的候選人尤其是來自中央的候選人更有競爭力。官方雖能有效確保“自己人”在大盤上的絕對優勢,但43.6%的淘汰率,無論是普通越共黨員還是中央推薦候選人,都會大批落選。它意味著越共掌握大盤,但把具體的選擇權讓渡給瞭選民。而且,即便黨員占據絕對優勢,但面對如此高的淘汰率,都必須討好選民,選民手中的選票顯然不是廢紙。(中國新聞周刊)

Tags:
the capital,
首都廣場,
尖沙咀首都廣場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